武当山玉虚宫景区

来源:武当山特区旅游局   发布时间:2013-02-28

玉虚宫位于武当山北麓,坐落在5平方公里的盆地之上,从东天门、北天门的位置看,武当山城区都是玉虚宫的范围,众山周护,剑河环绕,地势开阔,目前是武当山旅游集散地。

玉虚宫曾为张三丰修炼之地。张三丰曾预言“武当异日必大兴”。果然,明永乐十一年(1413)永乐皇帝敕建玉虚宫,嘉靖三十一年(1552)重建。明代著名文学家王世贞描述其曰“太和绝顶化城似,玉虚仿佛秦阿房”,可见当时规模宏大。

玉虚宫整个建筑采取宫廷建筑规制,以严谨的中轴线对称布局,宫殿重重,飞金流碧,富丽堂皇,周护宫墙,造成帝宫威武、庄严肃穆的气势。原为五进三路院落,前后崇台叠砌,规制谨严;左右院落重重,楼台毗连;其间玉带河穿插萦回;四周宫墙高耸浑厚,状如月阑绕仙阙。现存宫墙、宫门、父母殿及四座碑亭。宫门为石雕须弥座,拱券三孔,砖木结构,两侧建八字墙,上嵌琉璃琼花图案,下为琉璃琼花和石雕须弥座。门前是石雕饰栏台阶,朱碧交辉。进入宫门,十分开阔,为约2.5万平方米的大院落,中间青石铺路。正中间的青石尺寸较大,规格整齐,两边的青石则差一些,说明当时等级森严。穿过曲折蜿蜒的玉带河,层层高台之上分别为龙虎殿、朝拜殿、正殿和父母殿。

宫内外有四座碑亭,巍然对峙,亭内置石雕赑屃驮御碑,大小不一。最大赑屃通长6.06米,高2.85米,宽2.35米,御碑高6米,宽2.35米,通高9.03米,重达百余吨。四座赑屃驮御碑上分别刻着明成祖《下大岳太和山道士》、《御制大岳太和山道宫》碑文和明世宗《御制重修大岳太和山玄殿纪成》、《重修宫观》碑文。碑文书体隽永圆润,碑额浮雕蟠龙,矫健腾舞。赑屃驮御碑,俗称“龟驮碑”,其实赑屃不叫“龟”,而是“赑屃”或“负屃”,为古代神话“龙生九子不成龙”中的第八子,善负重,皇帝以之作碑趺,象征江山稳固。这几座赑屃雕刻精细,造型逼真,其甲壳、肌肉有明显不同的质感,腿脚有用劲负重之神态,尾卷一盘,呈使劲承受高大的御碑之状,形体完美,是国内外罕见的石雕艺术品,极为珍贵。

玉虚宫是武当山规模最大的一宫,明代,武当道教常在这里举办规模宏大宏大、气氛庄严的斋醮活动。在明永乐二十二年(1424)秋七月,明成祖朱棣以 武当山宫观告成,命正一嗣教真人、第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,玉虚宫提点任自垣等在玉虚宫修建“金箓报恩延禧普渡罗天大醮”七昼夜,登坛法众、登坛执事官员达 五十多人;明弘治十五年(1502)十二月,明孝宗在玉虚宫

修建“吉祥好事”斋醮,长达49昼夜,花费白银3000多两。可以想象玉虚宫当时那张灯结彩、鼓乐声声、人头攒动、热闹非凡的繁荣场面。明天启七年,即1627年,玉虚宫发生了毁灭性火灾,其轴线主要建筑均遭火劫。百年后,即清乾隆十年,玉虚宫再次遭到大火,其附属建筑一并化为灰烬。1935年夏,山洪暴发,数十万方沙泥直泄玉虚宫,大片房屋被吞没,号称南方“故宫”的玉虚宫自此成一片残垣断壁……


2012年9月27日, 何厚铧参加玉虚宫落成大典

玉虚宫大殿修复工程于2007年5月启动,经过5年的保护性修复,玉虚宫宫墙、御碑亭、山门、龙虎殿、玉虚殿、玉带河、宫内石板地面等工程已经完工。该修复项目完全按照修旧如旧的办法,严格遵循文物维修的方式和原则,由清华大学古建筑研究院设计。

时光隧道(摄影:雷建高)


2012年9月底,武当山玉虚宫大殿修复落成典礼在玉虚宫隆重举行,2012年10月16日,武当山大兴六百年罗天大醮在这里举行。